首页 - www.13900999.com资讯 - 事发村 孩子多疏于看管

事发村 孩子多疏于看管

  法制晚报讯 (记者 苏妮 董振杰 实习生 黄丹露) 11月6日,2岁男童京京不慎落入盛满开水的水桶,全身92%面积烫伤,目前虽已安全度过休克期,但接下来随时可能出现的感染,以及不断的创面愈合手术,让这个孩子仍处于危险中。而100余万元治疗费更是困住了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。

  在寻求帮助的同时,记者关注到,这起悲剧背后,是一个区域的孩子的安全问题。

  京京的爸妈吴先生和蒋女士,在通州台湖开了一家洗衣店,店内有一个处理洗衣机水的蒸馏水桶,里面都是滚烫的开水。桶直径约70厘米,埋在地下,桶口与地齐平。事发上午10点多,当时蒋女士在外面厨房,孩子的父亲不在家,店里只有60多岁的一位老人在干活。

  京京在桶周围玩耍,不知怎的就落入了滚烫的桶中。这位老人第一时间发现京京落入桶中,一边迅速把孩子捞起来,一边呼喊着京京妈妈。

  孩子被捞上来时,手上身上的皮一碰就脱落了。他举着小手不断地对她说:“妈妈,救救我”蒋女士边把孩子衣服脱下来边求救,闻声赶来的邻居打了急救电话。

  据主治医生范宝玉介绍,一般人超过20%的创面烫伤都属于重度烫伤,而这个幼儿烫伤面积在90%以上,属于特重度烫伤,且伴有重度吸入性烫伤。送来抢救时,处于比较严重的休克状态,嘴唇发紫,身上冰凉,“可能会出现肺炎、肺部感染、呼吸功能衰竭的情况,那样会非常危险。”

  事后的三天是休克期,京京已经平稳度过,之后的感染期要持续一个半月,目前不能保证完全脱离危险。

  昨天,京京进行了第一次创面清除手术,近三个小时的手术为京京清除了60%多的坏死组织。这只是一个开始,范宝玉预计京京后面还要进行十几次创面愈合手术。

  由于烫伤程度严重,基本已经没有自己的皮源,植皮手术存在很大困难。长好一次约10天,取一次再等待,如此循环。

  据介绍,治疗费预计需要100多万元,如恢复顺利,治疗烫伤需要六七十万,后期整形也需要几十万元的费用。家人希望好心人伸援手。

  这家人来自湖南,已在北京生活十余年,大女儿读五年级。2011年12月26日,儿子在北京出生,因为对这个城市的感情,所以才有了吴京这个名字。

  两年前,夫妻二人在通州开了家洗衣店,专门清洗宾馆的床单、被套等。每天起早贪黑,辛苦体现在蒋女士的手掌上,即是满满的老茧。

  在朝阳急诊抢救中心医院,事发三天来,蒋女士一直坐在医院走廊,一步都没有离开,几乎滴水未进。才说起儿子,她就已泣不成声,“他知道我在这里陪着,就不会怕了”

  如今,自责与悔恨纠缠着蒋女士的心。将孩子从开水桶里捞上来后,她马上把孩子的衣服脱了下来,致使京京身体上皮肤脱落。

  而在医生看来,这样的做法非常欠妥。因为这一过程中,衣服会有持续的热度,加重了烫伤。应该先用冷水降温,送医后再脱衣服。

  再过一个多月,京京就满3岁了,事发前,蒋女士说要给他买个大蛋糕,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蛋糕,而京京却“要一个小蛋糕就行”。

  “他每天都会和我说很多遍‘妈妈我爱你’。”想到儿子的懂事,蒋女士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放声大哭。

  得以进入ICU病房探视的父亲吴先生,脑中则痛苦地回放着儿子肿得像成人一般大的脸,“他不能说话,我让他眨眼睛他就眨眼睛,呼吸很重。” 吴先生决定要去买些玩具,挂在儿子床头,而这也是在补偿,“他一直想让我给他买悠悠球,我一直没给他买,现在想起来真是”

  今天上午,记者来到事发地通州区台湖镇尖垡村,在村北一处偏僻胡同内找到了洗衣店所在的院子。

  店里几名工人正在议论孩子出事的消息。一名烧锅炉的工人说,6日上午10点多,孩子在厂子里玩,七八名工人也正在忙活,孩子妈妈到厨房忙碌,“我去外边拿东西,刚出去一两分钟,就听到扑通一声,我立即冲进去拉掉进热水的孩子”他指着手上被烧伤的地方给记者看。

  记者看到,在村子里有不少村民家正在施工,准备以后将房子出租给外来人口,一些租房者的四五岁孩子在路边跑来跑去。尖垡村委会刘女士说,其实以前这个较为偏远的村子外来人口并不多,自从接近通州城区的田家府等地实施拆迁之后,不少外地人陆续搬到了这里。

  “外地务工人员的生活环境较差些,不像本地人一样看孩子那么严,家长将更多精力用于上班赚钱,所以经常在马路上一些危险地方见到四处玩耍的小孩。”刘女士说,“那孩子我见过,很讨人喜欢,两岁多,有时在村委会附近的健身场玩。可能是因年龄太小,被村里的幼儿园退了学。”

  而多名外地租房者也表示,听说别人家孩子出事后,他们也将加强对自家孩子的看管。还有村民表示,他们也将献出力所能及的爱心,“希望他能早日康复,大家一起帮他们渡过难关。”文/记者 苏妮 董振杰

热门阅读